【 允德  允能 ●  向善  向上 】

任河夜月
成都市中和中学 2007-05-25

一条大河像一条白龙,婉蜒辗转在大巴山的崇山峻岭之间,它在这里转了一个弯,留恋,丢下几十户人家和沙滩,然后继续着向东的进程,这条河叫任河。七年前我在那里踟蹰了几个年头的光阴,那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、一帆一桅、一风一俗、晨曦暮霭、日出月没都深深地烙印在心中,随时光的流逝,这种清新的记忆而越发新鲜,缠绕在心中挥之不去。
夕阳把它最后一抹橘红色的霞光揉碎在任河的水波里时,大河两边的黛青色的山阴就慢慢地爬上了河中山的倒影,朝着河心挤压过来,意欲占领整个河道。这时,东面的山头上微微地亮出了些柔柔的轻轻的银光,把山的阴影洗淡了一些,接着一个浑圆的苏月便被山坳和盘托出。
这里的夜晚静悄悄。白天热火杂闹的情景此时都归于沉静.出山的农民都已归于自己家里,享受着家的温暖和天伦之乐。月光泻下柔和的轻纱似的光,笼罩着大河、沙滩,放着这样的夜月不去享受也实在觉得可惜。我一个人漫步在河边河滩上,闲逛信步.思考想着白天的事。我索性把鞋脱掉,赤着脚让河滩上白天太阳的余温熨贴着。或是拣一块被河水沖刷干净的石头,坐下,双脚浸泡在水中,一股清凉漫透全身,梳理着全身的每一根神经。面对静静的任河,头顶满月的清辉,身处宁谧的夜空,煞是安闲。
仰面望着四面大山托起的苍穹,一轮银色的圆月悬挂在空中,月光是那样的明亮、皎洁,周围的星星点点,显得非常稀落,眨巴着眼睛。几绺洗淡了的薄云在天空中流离。月光抚摸下的任河显得那样安祥、宁谧,水质清澈,可以看到水中游动的鱼儿和静静地躺在河底的鹅卵石,月光泻在河面上和着河面浮起的一层淡淡的纱雾,游离在水面上,像梦幻般轻盈、温柔。月下流水淙淙、脉脉,跳动的波光奏出欢快、灵动的和弦。间或,  还有一些小鱼也想看一下外面的世界,跳出水面,水面便激起一层层的涟漪。天空中的皎月、星点、淡云以及大山农产亮着的灯光,倒映在水中,随流水浮动,参差错落又灵动和谐。不时还会传来一两声狗叫声划破岑寂的夜空,在河两岸穿梭回响。在狗叫声的感染下,被惊动的山雀带着清脆的叫声掠过水面,又钻入树林。一道索桥飞架在两山之间,这是两山人民过往的唯一交通要道,与河面相隔较高。白天辛劳了一天的它,到了晚上也该歇歇啦,倒也安静,只把它那长长的身影在月光的映射下俯贴河底,随流水而晃动,形成一条墨色的长虹卧波。三板子渔船系在渡口的木桩上,孤零零的随波而动,不禁使我想起唐代大诗人司空曙的《江村即事》:钓罢归来不系船,江村月落正堪眠。纵然一夜风吹去,只在芦花浅水边。这是多么的真率自然,清新俊逸。清风徐宋,送来缕缕因露水浸润而散发出的泥土的芬芳,沁人心脾。困了,就四肢大展仰卧于沙滩之上,眼望高深莫测的天穹,对大自然充满虔诚的感恩之情。
我寄欢心与明月,多么高明的邮寄方式,无不令人神往.我用硬纸折成一条小船,船上粘着蜡烛,并点亮它,烛光随着纸船在河面上摇曳着,应和着月光显得那样的得体、温馨,满载一船的清辉和祝福,走向那遥远的都市。希翼远方都市的人能收到这一份礼物,而再借用一下李白的月光把礼物回赠给我,看着烛光的一点点的远去,心也一点点的被带走。独自一人慢慢地品味着这弥漫在任河上的夜月,聆听着潺水鸣虫演奏的交响乐,好不愜意,心随月醉。有时在悄无声息的任河边真想歇底斯里大吼几声,但都不忍心去破坏那静谧的月夜。
任河水给予我灵性,任河月给予我思考,记不清任河的水、月给了我多少次的精神沐浴。在离开它后的六年里,每逢月圆之时,我时时刻刻都在追忆着它——任河夜月。